班长是全班的玩具第三章 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2021-12-25 15:20

德米特鲁克想笑。

    但是他却又笑不出来。

    因为谷小白非常认真。

    “那就让我们结束战斗吧。”德米特鲁克稳住心神,他参加过太多场比赛了,而对手的策略也各不相同,其中也不乏用这种心理战术的人。

    他的应对方式,就是不管不顾,完全按照自己的步调走。

    “来吧。”

    谷小白向德米特鲁克走了过来,在谷小白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时,德米特鲁克发动了攻击!

    在他双手推出的刹那,突然感觉不妙。

    不对,对面的谷小白好快!

    不对,不是谷小白好快,是自己慢了!

    和谷小白之前的战斗,虽然只有五分钟多一点,但是对他的体力消耗,也是巨大的。

    他的速度,已经不如之前快了。

    这就意味着,之前谷小白能够发现,却无法利用的弱点,终于成为了真正的弱点。

    但是,谷小白的体力消耗也很厉害啊!

    他为什么可以速度这么快!

    等等……

    他刚才手臂受伤,所以停战了那么一两分钟的时间,让他又有了一点点的余力了吗?

    这一瞬间,德米特鲁克的脑海里,其实并没有太复杂的想法,只是他的战斗本能,让他立刻觉察到了不对,他想要应对。

    但是晚了。

    他感觉到谷小白抓住了他的手臂,攀到了他的肩膀上,然后向后一坠。

    然后他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谷小白缠在德米特鲁克的身上,半躺在地上,然后慢慢放开了德米特鲁克的脖子。

    刚才,他利用自己和德米特鲁克两个人的体重,给了德米特鲁克重重一击,而且是德米特鲁克的脖子。

    即便是他的脖子粗壮如冰箱,也架不住这么一下。

    “多谢你陪我实验西斯特玛。”谷小白爬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一屁股坐下来。

    台阶上,只留下了德米特鲁克静静躺在那里,生死不知。

    德米特鲁克是一个可敬的对手,但是谷小白却压根就没有力气再去表达敬意了。

    他的体力也透支的厉害。

    特别是刚才那一下,已经是消耗了他所有的潜力,现在他的身体,还在抖。

    旁边,早就等在这里的救护车冲了上来,开始抢救。

    他们为德米特鲁克固定上了颈部的支架,把他抬上了担架。

    德米特鲁克实在是太重了,旁边的江卫还去帮他们搭了一把手。

    现场一片安静。

    德米特鲁克竟然也输了。

    而且,是在明显占据了优势的情况下。

    而且,谷小白又是只“用了一招”。

    谷小白的这“一招”,难道是无敌的吗?

    (嗯,今天还是有点晚,大概12:25来刷新一下吧)

    德米特鲁克想笑。

    但是他却又笑不出来。

    因为谷小白非常认真。

    “那就让我们结束战斗吧。”德米特鲁克稳住心神,他参加过太多场比赛了,而对手的策略也各不相同,其中也不乏用这种心理战术的人。

    他的应对方式,就是不管不顾,完全按照自己的步调走。

    “来吧。”

    谷小白向德米特鲁克走了过来,在谷小白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时,德米特鲁克发动了攻击!

    在他双手推出的刹那,突然感觉不妙。

    不对,对面的谷小白好快!

    不对,不是谷小白好快,是自己慢了!

    和谷小白之前的战斗,虽然只有五分钟多一点,但是对他的体力消耗,也是巨大的。

    他的速度,已经不如之前快了。

    这就意味着,之前谷小白能够发现,却无法利用的弱点,终于成为了真正的弱点。

    但是,谷小白的体力消耗也很厉害啊!

    他为什么可以速度这么快!

    等等……

    他刚才手臂受伤,所以停战了那么一两分钟的时间,让他又有了一点点的余力了吗?

    这一瞬间,德米特鲁克的脑海里,其实并没有太复杂的想法,只是他的战斗本能,让他立刻觉察到了不对,他想要应对。

    但是晚了。

    他感觉到谷小白抓住了他的手臂,攀到了他的肩膀上,然后向后一坠。

    然后他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谷小白缠在德米特鲁克的身上,半躺在地上,然后慢慢放开了德米特鲁克的脖子。

    刚才,他利用自己和德米特鲁克两个人的体重,给了德米特鲁克重重一击,而且是德米特鲁克的脖子。

    即便是他的脖子粗壮如冰箱,也架不住这么一下。

    “多谢你陪我实验西斯特玛。”谷小白爬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一屁股坐下来。

    台阶上,只留下了德米特鲁克静静躺在那里,生死不知。

    德米特鲁克是一个可敬的对手,但是谷小白却压根就没有力气再去表达敬意了。

    他的体力也透支的厉害。

    特别是刚才那一下,已经是消耗了他所有的潜力,现在他的身体,还在抖。

    旁边,早就等在这里的救护车冲了上来,开始抢救。

    他们为德米特鲁克固定上了颈部的支架,把他抬上了担架。

    德米特鲁克实在是太重了,旁边的江卫还去帮他们搭了一把手。

    现场一片安静。

    德米特鲁克竟然也输了。

    而且,是在明显占据了优势的情况下。

    而且,谷小白又是只“用了一招”。

    谷小白的这“一招”,难道是无敌的吗?德米特鲁克想笑。

    但是他却又笑不出来。

    因为谷小白非常认真。

    “那就让我们结束战斗吧。”德米特鲁克稳住心神,他参加过太多场比赛了,而对手的策略也各不相同,其中也不乏用这种心理战术的人。

    他的应对方式,就是不管不顾,完全按照自己的步调走。

    “来吧。”

    谷小白向德米特鲁克走了过来,在谷小白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时,德米特鲁克发动了攻击!

    在他双手推出的刹那,突然感觉不妙。

    不对,对面的谷小白好快!
   电影俄罗斯的台阶之上,冷硬的石质地面上,谷小白和德米特鲁克激烈地缠斗。

    西斯特玛作为一种杀伤力极强的实战技巧,其实并不怎么适合观赏,但是台上缠斗的两个人的战斗,却吸引的现场的所有人移不开眼睛。

    实在是太快,太激烈了!

    摔、锁、卡、压、砸、别、缠、绞……

    咋一看上去,两个人简直就像是两个泼妇流氓打架,在地上滚来滚去。

    但却是兔起鹘落,你来我往,交锋之激烈,一瞬间就有几次凶险。

    西斯特玛对西斯特玛,使用了同样技术的两个人,战斗的风格,却又完全不同。

    因为两个人在身形上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一倍的体重差距,肌肉量的差别,让两个人的战斗像是一个压着另外一个打。

    德米特鲁克对谷小白的攻击,招招都是及其致命的。

    就算是德米特鲁克想要放水都放不了,因为西斯特玛的战斗力,几乎完全来自于重力。

    破坏对方的重心,然后借用自身的重力,对敌人造成破坏。

    锁住身躯将脑袋向地上摔,锁住脖子用全身力量一扭,卡住对方的关节然后自己倒地猛然一撬……

    摔,如果摔实了,能把脑浆子都摔出来。

    锁,若是锁中了,能直接掰断谷小白的脖子。

    卡,若是卡住了,就是肢体折断……

    谷小白对德米特鲁克的攻击,却显得不怎么具有威胁,即便是谷小白的全身力量加上惯性和重力,有时候也不足以对德米特鲁克造成致命的伤害。

    此时此刻,看两个人对决的格斗迷们,都惊呆了。

    这两个人的这一番激烈战斗,简直就像是西斯特玛的教科书。

    一个演示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杀伤力”,而另外一个,则是完美诠释了,在体重和力量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西斯特玛能够发挥出什么样的能力!

    这种俄罗斯武术的集大成者,在苏联时代就已经享誉全球,当时还是特种部队的不传之秘,但是现在已经成了世界格斗爱好者最爱的武术技巧之一。

    只是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发挥出它的实力呢?

    他们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场挑战中,看到了真正强大的西斯特玛对决。

    “唔……”对决之间,他们突然听到了有人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两个人分了开来。

    刚才的速度太快了,两个人的攻守转换之间,实在是太过诡异莫测。

    一方攻击另一方摔到,观众们都分不清,这种摔到是攻击奏效了,还是反击策略,先倒卸力,而后反击。

    这就是西斯特玛的特殊之处。

    真得很像是国内的太极的理念,力量在不停的流动,借力打力。

    所以,两个人分开之后,大家都不知道台上的两个人,受伤的是谁。

    终于,有人发现,谷小白的一只手,软软垂了下来,他的额头上,冷汗直冒。

    “啊!”

    “是小白!”

    “要输了吗?”

    “不对,是我们终于要赢了吗?”

    一时间,现场的俄罗斯观众们,都不知道是该欢呼,还是该遗憾。

    终究,要分出胜负了吗?

    “认输吧,我不想再伤害你。”德米特鲁克道。

    谷小白摇头,他咬着牙,捏着自己的胳膊,然后猛然一扭,猛然一怼。

    “吭哧……”一声,谷小白牙缝里发出了一声痛哼,然后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左手,深深吸了两口气。

    痛,真的好痛。

    看起来就很痛!

    看着谷小白手臂之前扭曲的那模样,大家的冷汗都出来了。

    “你的左手已经不如之前灵活了,认输吧,下一次可能就不是脱臼,而是折断了。”德米特鲁克道。

    “该认输的是你,这种战斗节奏,我不能再控制自己的力量了,你可能会死。”谷小白道。
班长是全班的玩具第三章 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德米特鲁克摇了摇头,对旁边站着的江卫道:“你是小白的保镖吧,难道你要看着他受伤吗?”

    江卫看了看谷小白,然后对德米特鲁克道:“你有家庭吗?”

    “呃……”德米特鲁克一愣。

    江卫叹了口气:“唉。”

    德米特鲁克更纳闷了,这家伙叹气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真的以为,谷小白会赢?

    他怎么可能会赢?

    德米特鲁克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摆出了架势:“那就让我们早点结束战斗吧。”

    下方,突然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加油声:“德米特鲁克!加油!加油!”

    “俄罗斯战神!战神!”

    这里是俄罗斯,即便北德文斯克还有着许多谷小白的粉丝没有离开,但此时此刻,这个现场,是完完全全的俄罗斯人主场。

    在无数人的大声加油中,突然有一个略显虚弱的声音响起来:

    “小白,加油!”

    谷小白转头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全身绑着绷带的男子,正坐在轮椅上,被郝凡柏推了过来。

    “东哥?”谷小白一喜,“你脱离危险了?”

    谷小白对冯一东,其实并没有多少私交,但是因为一部《巴达卡》,全让两个人有了更多的联系。

    他们两个人,分别用演技和音乐,演绎了克鲁亚斯·陈这个角色。

    然后在电影中,谷小白的音乐和冯一东的演出合二为一,共同塑造了《巴达卡》里这个最动人的角色。

    这种感觉,更像是神交。

    受害者的出现,让现场的加油声为之一滞。

    面对被打得这么惨的冯一东,早就知道了真相甚至是在早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依然为行凶者加油呐喊的人们都有些羞愧。

    就连德米特鲁克都开始犹豫,是否还要继续下去。

    刚才他也算是胜了一招了吧。

    就此放弃挑战,双方各有一个台阶下不好吗?

    但他却看到对面,谷小白的眼神。

    依然冷静、坚决,不可动摇!

    “小白,加油!小白!加油!”

    冯一东的身边,谷小白的应援团们,他的朋友们全来了。

    虽然他们不赞同谷小白的这种做法,但却依然来为他加油了。

    在大家的加油声之中,谷小白对德米特鲁克道:“好,让我们结束战斗吧。”

    他对德米特鲁克伸出了一根手指:“接下来,我只会出一招。”
    不对,不是谷小白好快,是自己慢了!

    和谷小白之前的战斗,虽然只有五分钟多一点,但是对他的体力消耗,也是巨大的。

    他的速度,已经不如之前快了。

    这就意味着,之前谷小白能够发现,却无法利用的弱点,终于成为了真正的弱点。

    但是,谷小白的体力消耗也很厉害啊!

    他为什么可以速度这么快!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男生为什么越往里越有劲 吃女朋友的扇贝是什么感觉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