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放进去就不疼了视频 腿张大点就不疼了播放

2021-12-28 16:00

    神龙世界。

    林海郁郁葱葱升薄雾,江河流水途经一座座繁华城市。

    天空各式各样船只有序航行,一切井然有序。

    某座高山南坡,大片古典建筑依山而建,建筑布局有着浓厚的军伍风气,精美楼阁全部出自于强迫症蛇妖族之手,尺寸和朝向纹丝不差,布局比图纸还要精密几分。

    林荫廊桥上,一个蛇妖女孩怀抱一摞半丈高书籍快走,这些都是她一宿未睡完成的作业。

    女孩是当初白雨珺从山谷小院落带回来的,蛇妖张小圆,经常害羞的圆脸凡仙小蛇妖,来到白龙世界还没等结束惊讶就被送进帝国学院,成了学员。

    在白龙世界感受不到洪荒的压力。

    没有高温,也不会有大日坠落,学院生活紧张有趣,圆脸小丫头喜欢这里的一切。

    快步走过廊桥,操场许多队列正在操练。

    各种族都有。

    最多的是蛇妖族,其它妖族也不少,还有人族,同样的服装兵器,混编在一起进行训练。

    经过宽敞的操场时视野较好,能看见远方笔直通天的神桥。

    还有那棵被蛇妖族称为母亲树的神木。

    白龙世界有座漂浮在天上的雄伟神宫,而头顶天空倒挂的世界有另一座更大的天空神宫。

    神木和神桥将两座神宫连接在一起,非常壮观。

    突然,沐的声音传遍整个世界。

    “神龙世界战时征调所有修行者!于天庭外结成盾阵!尽职!尽忠!”

    整个世界为之一静。

    呜……

    凄厉防空警报声响起!

    蛇妖帝国对于战争军事行动的反应速度非常快,乔瑾的命令几乎和凄厉警报声同时抵达,紧接着,天空航行的民用商用船只第一时间落地,仅剩蛇妖军团的战船。

    各城市乡镇以及学院上空皆出现硕大兵书,兵书密密麻麻写满一个个名字,张小圆在凡仙那一排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紧张,激动,茫然,张小圆脑袋有点乱。

    兵械库刻满符文的金属大门轰隆隆响开启,学院库存的长盾整齐码放。

    张小圆将厚厚一摞作业放到路边,深呼吸一口气,和其他学员一样飞向所属大队。

    集结,列队快速飞向兵械库,快速有序拿起武器架上的厚盾。

    接着列队飞向依山最高处的古朴龙门传送阵,借助传送阵以最快速度抵达通天神桥下,等待去往天庭。

    张小圆穿过龙门来到天宫外悬浮岛广场。

    临时征调的帝国修行者有老有少。

    满头白发寿元将近的妖,紧张激动的仙人,年纪尚幼好奇观望的半龙人少年,更多的是面无表情的蛇妖。

    仰望直通苍穹的神桥,站在近前看更能感受那种难以描述的震撼。

    受天火干扰,神桥这边天空并不平静,黑云翻涌电闪雷鸣,气象条件恶劣。

    昏暗天色为征调行动渲染大战来临前的气氛。

    传送基座周围密密麻麻全是各族修行者,天色阴沉看不清,张小圆朝神桥基座那边看只能看见数不清的背影和头盔,此时最先抵达的队伍已经开始传送,大队人员物资径直飞进光柱里,而后垂直上升,直到变成小黑点看不见。

    神桥不稳定。

    时不时震颤发出恐怖巨响,光柱出现波动时会有兵员被光柱甩出来,被迫离开光柱很危险,被甩出来的那些兵员受伤痛苦惨叫不知落到哪里去,即便很危险,神桥光柱下的队列依旧整齐列队义无反顾冲进去……

    神木在努力维持神桥,绿色光芒频闪修复藤蔓。

    望着那些冒险冲进不稳定神桥的各族兵,张小圆有了一种深深的归属感。

    终于,所属大队奉命冲向光柱神桥。谷

    张小圆擎盾随队伍踏上类似天坛的神桥基座,而后被一股升力带着朝苍穹直飞。

    上下左右前后是学院里熟悉的学员。

    到处都是向上的光线,脚下悬浮岛越来越小。

    忽然,光柱剧烈晃动并伴有巨响!

    旁边几声痛苦惨叫,几个同队的学员和长盾一起被甩出去,惨叫声越来越远……

    紧张的张小圆能做的就是抱紧长盾寻求安全感,虽然这么做意义不大,但至少有点心理安慰。

    还在高速上升,身边不时有学员被甩出去,张小圆咬牙苦撑。

    默数心跳和呼吸。

    也许没有多久但感觉好像过了很长时间,忽然有种上下颠倒的错觉。

    张小圆知道这是穿过世界屏障抵达洪荒的引力反应,急忙和其他学员一样调转身躯双脚朝下。

    热,即使在神桥光柱里依旧能感受到热浪扑面。

    透过光线,隐约看见外面天空暗红色,有种灭世灾劫的末日感,仿佛空气里飘荡着万物焚烧后飘起来的灰烬,在这天威下才知自己的渺小。

    火,真的无情……

    之前在前面现在处在下面的教官仰头大喊。

    “准备落地!落地后立刻离开神桥!”

    刚刚喊完,光柱一阵轰鸣震颤。

    熟悉的教官一声惨叫脱离传送光柱,不知飞向洪荒哪个角落。

    张小圆默默算了一下。

    自己所属的大队运气不太好,遭受震荡次数最多,比例大概十个学员传送能够抵达天庭的只有七八个,被甩出的那些学员生死未卜,侥幸未死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归队。

    能猜得到神龙世界那边景象,各族兵员依旧义无反顾冲进传送桥吧。

    双腿微曲准备落地,天坛地砖越来越清晰。

    嘭的一声,双脚踏地并曲腿卸去冲击力,抓住长盾用力跃出传送基座,刚刚站稳,第一眼看到的是几道横在暗红色天空的金色长城……

    无比整齐,无论金色长盾角度还是头盔或战靴,所有都是一条线。

    阵阵黑色烟云从军阵间飘过,长城忽隐忽现,苍穹明亮的星斗大阵向下外凸,那个暗红色恒星就是灾难源头。

    眺望远方大地,最为浓郁的火红色那里,蛇妖帝国的神龙皇帝就在那里。

    仅有凡仙修为的张小圆很担忧,而能做的却很少。

    陆陆续续不断有盾墙升空填补空缺。

    号角声,战鼓声,肃杀,震撼。

    这是张小圆第一次见识到蛇妖军团大规模行动场面,自豪感油然而生。

    一位军团妖将飞到队列跟前,左右看看没找到教官。

    “你们的教官呢?”

    队列前边修为最高年纪最长的一位学姐站出来。

    “报告将军!我们的教官意外偏离传送!”
    咬牙苦撑的白雨珺无奈看着修为暴涨。

    恍惚间进入一种玄妙状态,身躯仿佛与万里山脉融合,血管里流淌的龙血每一次律动都会引起万里山脉震荡,每一次呼气都会在广袤大地形成风……

    厚重,沉稳,或许这便是真正的龙脉,有龙而有灵性。

    有种神奇的错觉,似乎想追随这种玄之又玄的律动成为大地,成为承载万物生灵的自然世界。

    那感觉比成仙还要美妙,无悲,无喜,无惧。

    白雨珺略微感受一番便无视,无论何时,白雨珺始终想做自己。

    土与金的能量太重了。

    即便神兽真龙身躯亦感到疲倦,沉重的能量压得全身紧绷,龙筋龙骨随之持续增强以抵抗压力,龙心澎湃跳动,龙血变得滚烫又被太阴星纯阴能量冷却,压力实在太大,或许也只有白雨珺能够承受这种浩瀚的力量。

    压力越大进步越大,在这种恶劣环境逼迫下白雨珺不断进步,以往过快的成长速度累积的瑕疵被反复冲刷夯实。

    这片火红色世界里,龙威影响范围急剧扩大……

    苍穹。

    星斗大阵凹陷越来越深。

    满天星斗明亮刺眼,闪烁频率太快已经看不清闪烁间隙。

    许多星斗地震频发处处开裂。

    为数不多决定与船同沉的星神们拼命嘶吼,疯了似的施展解体仙术,用自己的力量弥补即将崩散的星斗。

    如果没有办法破解危机,今天恐怕是满天繁星存在的最后一天,从此以后,世间再也没有关于繁星的诗词歌赋,只能从旧书中遥想当年。

    遥远的南地。

    干枯的原始林海,处处黑色烟柱,河流沼泽干涸,淤泥干裂。

    枯竭的瀑布旁竹屋,坐在窗前的穆朵起身,玉手缓缓为自己戴上精美九黎风格银凤冠,细心穿戴繁杂银饰,雪白纤足赤脚走向房门,路过书桌时拿起桌子上的葫芦箫,摘下挂在墙上的漂亮七彩挎包。

    吱呀一声推开木门,走出竹屋。

    外面站满了寨民,为穆朵唱起古老歌谣。

    山里飞来一只巨大色彩斑斓花蝴蝶,轻盈落到竹屋前,触角轻轻在穆朵手上蹭了蹭。

    穆朵向寨子里的老者点点头,轻轻一跃跳上彩蝶后背侧身坐好。

    巨大蝶翅扇动撒下梦幻七彩花粉,三对长足末端的钩子收起,缓缓升空。

    彩蝶在寨子上空盘旋一圈后飞向天边的火红色……

    南天门。

    青灵和铁球赶到天庭外,看见天庭三十三重天绽放光华。

    在天庭上空穹顶,一个倒悬的世界高挂。

    长长且长满绿叶的数根藤蔓从倒悬世界垂下连接天庭,牢牢将两座神宫连在一起,距离穹顶星空最近的正是天庭,星斗大阵摇摇欲坠时三十三重天亦遭受严重冲击,连接白龙世界的藤蔓偶尔震荡,震落漫天绿叶。

    猴子,乔瑾,小凤凰,站南天门外眺望远方。

    乔瑾对刚刚从竹泉寺归来的青灵和铁球点点头,目光忧虑的看了眼神木。

    “你们回来了,等待吧,情况不容乐观。”

    一袭绿衣长裙的青灵看了看三十三重天,望向火红色中心的目光满是担忧。

    “姐姐还是老样子,有事从不说出口,总是自己扛。”

    旁边的猴子闻言耸耸肩。

    “吱,没办法,我们太弱了,打架我在行,这事儿真的猴力有时穷。”

    南天门外一阵沉默。

    铁球也没了嚼蚂蚁腿的心情。

    “白姐姐为什么不在大劫后再放出她的世界?”

    闻言,南天门外智商担当的乔瑾想了想。

    谷“可能……以后很长时间内都没有时间做这件事吧……”

    又是一阵沉默。

    突然,苍穹震耳欲聋低沉轰鸣,与此同时连接神龙世界的绿色神木晃动,有的藤蔓咯吱咯吱响开裂!

    就在猴子几个担心时,藤蔓表面绿色光芒闪过,浓郁的生命力量瞬间将裂痕修复。

    与此同时沐的声音传遍四方。

    “无须担忧,严峻的考验还在后面。”

    顿了顿继续说道。

    “天庭自创建之初屡遭战火袭扰,曾搬迁原址,数次险些毁于战乱。”

    “情况比我预想更严峻,诸天万界不可无序,天庭不能倾毁,小白在最前沿挽救天倾,我等当守住天庭守住她的心血!”

    “天庭封禁,失去控制的防御大阵无法应对天火。”

    “乔瑾!”

    乔瑾立刻向前一步抱拳垂首。

    “乔瑾在!”

    猴子几个也赶紧站直,现在地位最高的是沐,修为最高的也是沐,猴子不认为自己能打得过这棵不知活了多久的神木,何况蛇妖帝国几乎所有蛇妖对沐有种母亲树情结。

    沐的声音传遍白龙世界,传遍南天门外各个浮岛军营。

    “集结所有在此的蛇妖军团,神龙世界战时征调所有修行者,于天庭外结成盾阵,尽职!尽忠!”

    乔瑾心中一震,重重点头。

    “遵令!”

    统军多年的乔瑾脑袋有一瞬间愣神。

    可以预见,千万计的蛇妖军和蛇妖帝国修行者应对天火,即便结阵也难免成建制折损,照顾蛇蛋孵化蛇妖的沐对每一个子民有着浓厚感情,无法想象下达这种近乎自杀的命令她心里有多痛苦。

    沐的命令是正确的,没有经历风雨的族群无法成长,蛇妖帝国想要登上天庭,就得走出一条血路。

    咬咬牙,乔瑾以嘶吼的嗓音下达命令,瞬间,帝国庞大战争机器运转起来。

    几乎在命令下达的同时,位于南天门外浮岛安静的军营活了,一队队披甲蛇妖集结,手持古典与机械风格结合的长盾组成队列。

    几句话的功夫,第一堵长方形盾阵墙已然升空,金色长盾映射火红天火色,诸天万界最精锐的军队展现实力。

    第二堵盾墙升空,第三个,第四个……

    一个个长长金色盾墙在天庭外组成金色长城!

    穿戴相同,身高相同,相貌几乎也相同的蛇妖兵面无表情,面对天火亦没皱一下眉头。

    紧随升空的巨大金属战舰点亮法阵,金属傀儡持重盾向前。

    青灵和铁球也接到乔瑾的军令,准备带领临时征调的蛇妖帝国修行者列阵。

    南天门外,职位最高的猴子拍拍副官小凤凰的翅膀。
宝宝我放进去就不疼了视频 腿张大点就不疼了播放
    “俺以前打过兽,打过人,打过数不清神魔仙妖鬼怪,这次要和大日天火斗一斗,作为朋友,你可别眼睁睁看着俺被烧死啊~”

    闻言,小凤凰脑袋抬得更高了。

    猴子挠挠猴腚。

    “吱,俺清楚的很,这里只有你这矬鸟不怕天火,好好干,等白回来了我帮你要个奖状挂梧桐树上。”

    小凤凰用眼角看猴子。

    猴子一蹦丈高。

    “吱?你敢叫俺泼猴?没错!俺就是泼猴!还是你这鸟懂俺!”

    一对好朋友打打闹闹飞向盾阵最前端。
    妖将二话没说直接下令。

    “现在你是这支队伍的队正!你部临时编号戌字第九营!拿好军阵图,如果前面第八营遇难,你们第九营立刻替补,记住,灾劫结束之前,我们没有也不会下达任何撤退命令,明白吗?”

    “遵令!坚守不退!”

    妖将点点头,仔细看了眼这群穿着学院战甲的各族学员,转身飞走。

    张小圆知道最艰难的时刻来了……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 黑化肉羞耻PLAY快穿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