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起来发现公婆在搞事情 说你被多少人搞过

2021-12-29 16:20

   不论看多少次,都会觉得震撼。

    麦当肯那么小的身体,以极速撞过去,愣是将这个十倍于自己体型的大怪物给撞得倒飞出去。

    不光如此,他还顺便把瓦王和二傻也撞飞了。

    不等两人清醒过来,一左一右各有一股小型龙卷风,将两人卷向相反的方向。

    “啪”地一声,尽管有点狼狈,两人分别摔到一口神智之井旁边。

    “啊!”

    “我这是……”

    回过神来的两人这才发现,刚刚显然是麦当肯救了他们一命。

    很想说声感谢,精神的受创让其说不出更多的话来,只能暗自把感激埋藏在心里。

    此时的场面乱成一锅粥【不朽的守护者】不停冒出来,每10秒钟就跳十几只出来。

    尤格萨隆亲自下场,仅仅是一张嘴,就差点把几个英雄吞到肚子里去。亏得麦格尼最后关头表演了一手黑牙医,先一斧子把某古神的牙齿敲断,然后硬收费。

    “怪物!想吃我们的人?我要你的命”

    大矮子霸气四溢,要么不收费,要收就收命!

    站在硬刚古神的第一线,麦格尼所受风险远比其他人要高。

    “死亡才是唯一的永恒!”高呼死亡宣告的尤格萨隆,一次扑咬,特么就是一张大嘴,几十张小嘴一起啃过来。

    往往麦格尼用锤子和斧头勉强顶住那张可以秒人的大嘴,自己的肩铠、胸甲、脸颊、胡须等前方部位,立马会被那些小嘴不停噬咬。

    非常碜人!

    倘若他不是把自己的身体金属化,这些在尤格萨隆‘额头’上的小嘴咬过来,轻则毁容,重则要命。

    即便没有受伤,那比刮玻璃还要难听的牙齿刮擦金属声远远传开,依然让人不寒而颤。

    冲上去的英雄砍了几下,立马发现尤格萨隆的身体远比想象中柔软,这个有着不知多少张利嘴的头颅,能够做出一定程度的变形。

    你上一刻觉得自己在砍它的一个凸起,下一秒可能就陷入了左、中、右加上方的四面包夹,每一个方向都有不下三张嘴咬过来。

    反应差点,应对差点的,就好比萨古纳尔男爵,一上去左右臂和右肩就没了三块肉,差点连命都丢了。

    击碎者加西奥斯也没讨好,左大腿的腿铠整块被咬碎,左腿少了拳头大的一块肉,简直痛入心扉。

    除了两个银色大矮子,表现最好的近战依然是白银三圣,他们高唱着金色的圣歌,几近无视了尤格萨隆的精神打击,三人成组,昂然杀向尤格萨隆的右嘴角。

    荡开的金色圣光灼烧着每一寸邪恶的肌肤,甚至让某些较小的嘴巴为之枯萎凋零。

    他们的出现,极大减轻了麦格尼的压力。

    休整过来的瓦里安和二傻子组成了‘哇(瓦)啊’组合。大开大合的炎魔锤开路,【沙拉托尔】和【埃雷梅尼】上下翻飞,将每一个企图扑咬上来的邪神小嘴砍飞回去。

    这只是主攻部队的一个缩影。

    最影响大局的,不在于尤格萨隆自己,而是那些不要钱似的,随便跳出来的【不朽的守护者】。

    这些满身触须的无面者禁卫才是引发崩盘的最大变数。

    【不朽守护者】的生命力比之前的【尤格萨隆守卫】还不如,但人家能在最后时刻出场,就是有着特殊之处。

    “啊啊啊啊”【合浦阿松】对着一个不朽守护者一轮机炮,打光了弹夹,却发现这货就算被炸得身体千疮百孔,但就是不死。这才猛然醒悟,它们的‘不朽’在哪。

    这些家伙的骨骼堪比尤格萨隆的牙齿,身体却在不停高速再生。三秒前被机炮打穿的血肉空洞看上去有水缸那么大,三秒后特么就剩下拳头大小。

    就算你明知可能就愈合了外表,内里还是空洞洞的,那还是吓人啊!

    唯有将它们的生命力压到10%以下,旁边当观众老久的守护者托里姆才会不讲武德的出手。

    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补刀。

    没被三叉戟打死的不朽守护者,就这样在更强力的守护者雷击下,化作一堆焦炭,生命力彻底归零。

    倘若每次来几只不朽守护者的话,对英雄团来说肯定无伤大雅。

    但每次超过十只,那么就杀不完了,每一波新的不朽守护者杀到,都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到底是英雄团先打死尤格萨隆,还是先被不朽守护者拖垮。

    这就成了考验攻击力的死线!

    水准之上,你生它死;水准之下,你死它活。

    别问,问就是拼命!

    每一刻,都有悍不畏死的不朽者强行冲入英雄们的阵营中,以血肉之躯打乱英雄的阵型。

    每一刻,尤格萨隆都在变着法子制造杀伤,在众目睽睽之下,它表演了一个只属于它的绝活

    “这……”麦格尼人傻了。就在他面前,前一刻还足以吞下一条成年巨龙的大嘴刹那间缩小,他亲自锻造、品质直逼神器的大锤子居然就这样卡在嘴巴里,死活拔不出来。

    另一面,片刻前还是‘樱桃小嘴’的一张嘴,突兀地变成了尤格萨隆最大的那个鲨鱼嘴。

    在旁观者看来,这好比一只青蛙的小嘴突然张大到足以吞下一个人。

    这就离谱。

    但更离谱的还在后面。

    麦当肯发誓,这一招他绝对没见识过。

    尤格萨隆张开血盆大口,忽地‘嘟起小嘴’一个吸气。

    空气中的风元素在不受控地震荡,一股范围极小但吸力极大的龙卷风瞬间成型。

    受害者赫然是……泰兰德!

    谁都想不到,一直安全地躲在后排当奶妈的泰兰德无辜躺枪,窈窕的娇躯以超乎旁人想象的速度一下子被吸进去那张至少有一千根獠牙的嘴巴里。

    “啊!救我”泰兰德下意识鼓起艾露恩女神的神力,一股月白色的光辉包裹住她,让她避免第一时间被利刃分尸,咬成肉糜。

    可明眼人知道,她扛不了多久。
    有那么一种挂逼,在躲猫猫游戏里一眼能看出对手藏在哪。

    有这样一种挂逼,800米外一招爆头。

    对,这挂逼不是麦当肯,他叫乌瑟尔!

    一个活下来,熬到巫妖王都嗝屁的老乌,竟然会猛成这样,麦当肯也是醉了。

    麦某人冥冥中有种感觉,到了这个地步,就算他放手不管这个艾泽拉斯平行世界,估计接下来也坑不到哪里去。

    这就是滚雪球的魅力所在!

    开头崩,那就从头崩到尾,每次大战的人手都紧巴巴的。

    救下开局理论必死的大佬,后头就可以抱大腿了。

    豹笑!明明老乌这种才是真正的粗大腿,麦某人却被视为最粗的大腿,这就很有意思了。

    在接下来的‘斯坦索姆梦境’里麦当肯碰到好多老熟人:变成死亡骑士的瑞文戴尔、变成怪物的巴瑟拉斯、不死者炮手威利。

    这一幕出现在几位跟斯坦索姆关系颇深的英雄面前时,他们纷纷咒骂着尤格萨隆的恶毒。

    在他们看来,这波是杀人诛心啊若是谁多嘴传出去‘即将为皇的麦当肯杀戮忠臣’,哪怕这是在邪神的梦境中,这也会为被相当迷信的老人视为不祥之兆的。

    这时候有点搞笑,竟然是乌瑟尔和凯子挺身而出。

    他们一人一边,噼里啪啦地将这些麦家重臣的幻象干掉了,打出里面的笑面骷髅,然后灭个干净。

    这就有点政治上的内味了。

    乌瑟尔这么做,固然有诛邪务尽,刚正不阿的味道。反过来,他何尝不是跟世俗的权贵割裂?

    凯子这样做就更妙,他既是表示忠诚,也表示了不会拉拢麦当肯的直属重臣。有这个殴打幻象的故事在,未来哪怕真有什么反叛,谁敢说那几位就不会觉得膈应?

    其实,他们想太多了啊!

    麦当肯一下子就意识到尤格萨隆的恶毒,这货尽是挑他最怨念、所谓的羁绊最深的回忆来搞事。

    麦某人只想说:不愧是有个傻龙,尼玛的,当年我爹抓我在斯坦索姆刷DK马刷了几百遍都不出,这个怨念都给你找到了!你牛逼!
半夜起来发现公婆在搞事情 说你被多少人搞过
    笑归笑,细思极恐。

    现在看上去尤格萨隆的梦境可笑,说白了就是种族不同,它一时间找不到关键的切入点。

    然而……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

    意志非常坚定的守护者洛肯,愣是被尤格萨隆不停寻找心灵缝隙,终于被找到他对弟媳希芙有着不同寻常的念想。

    从他表白的那一刻开始,洛肯就输了。接下来所谓的因爱成恨谋杀希芙,这多半有尤格萨隆意志的怂恿。

    另外一边的耐萨里奥当年被恩佐斯精神骚扰也是差不多的套路。被困着出不来的邪神,总会想办法入侵看守者的精神,各种搞事。

    想到这里,麦当肯坚定想法别拖,速度搞定!别来个夜长梦多。

    看到最后一个笑面骷髅和触须被打屎,麦当肯眼神一厉,视线跨越这个虚幻的城市,透入到一堵墙后面。

    有点搞笑!这个梦境的出口,赫然是斯坦索姆家族的内城。

    大步跨越那个虚幻的城门,展现在众人眼前的,赫然是一个奇特的、白色半透明水母一样的玩意。好多条白色的触须从那类似大脑的结构中伸出来,插入周围的梦境墙壁中,不停注入某种绿黑色的精神力。

    “这是……”跟在麦当肯身边的温蕾莎问道。

    没有回答,麦当肯反而厉声高喝起来。

    “攻击”

    大家下意识集火。

    双雷剑的雷电怒涛、灰烬的诛邪圣光,足以一击打爆一条驱逐舰的凯氏火球……基本上除了注定不会生效的物理攻击,啥玩意都砸上去了。

    【尤格萨隆的大脑】本来就是联通邪神本体的精神力集合体,无法将敌人带入疯狂状态,就是这团精神体的失败。

    这种侵入敌人精神的打法就是豪赌,要么全赢,控制梦境里所有智慧生物;要么全输,就像现在,遭到英雄的毒打。

    几十道凌厉的光华倾泻过去,这只水母状的白色大脑变成了脑花。

    “噗!”一声爆散开来,顿时周围影像一阵恍惚。

    待到众人反应过来,他们已经重新出现在围攻尤格萨隆的巨型地下空间里面了。

    “混账!你斗胆……斗胆亵渎我的父王!”瓦里安双眼赤红。

    就不知他现在被狼神戈洛什的精神影响了多少。只见他一出现,立马狂奔杀向场地中间的尤格萨隆。

    他旁边不远,同样是【冲锋】状态的阿尔萨斯。

    “可恶,居然逼着我第二次击杀父王!”二傻子倒是冷静多了,可那份冷静中明晰流露出来的不爽,一眼就看出,不让他痛殴尤格萨隆发泄一下,是无法善了的。

    直到此时大家才发现,尤格萨隆的身体不再是虚幻半透明的,由于数个梦境的崩溃,它终于被迫从空间裂缝中跳出来,真正面对众英雄了。

    “英雄们!决战的时刻到来了”大殿四周的宝座上,四位世间顶级啦啦队(守护者)发出了战斗的怒吼。

    那边,意识到自己不拼命就要死在这的尤格萨隆,它也发狠了。

    “毁掉了我的梦境就以为赢了吗?可笑!你们这些小伎俩只会使我更加强大。”

    说罢,在同时冲锋的两位联盟顶级战士的脑门之间,突兀地多了一条暗影精神线。

    “啊”二傻子和瓦里安同时惨叫一声。

    这一刻,他们都能感到彼此脑海里那股狂暴的愤怒。这不是单纯对尤格萨隆的愤怒,还有更复杂,更深层的怨念。什么自己生不逢时,如果早点出生就能帮到父王之类的。

    分属不同的回忆冲击着对方的精神,偏生自己还不敢抗争反击,生怕一不小心把这位在英雄团里合作多年的同袍给坑死。

    好死不死,就在他们惨叫并停下来的同时,他们身前出现一团氤氲的绿色武器。精神受创的他们丝毫没意识到,一只巨大的无面者怪物已然凭空出现,杀到他们面前。

    千钧一发之际,麦当肯的【战神冲锋】到了。
    这是月亮女神实力最弱的地底,还是拒绝外界力量的奥杜尔的中心区。

    除非有谁,有谁能撑开那张大嘴,再趁机她揪出来。

    麦格尼上去了,他失败了。意识到他是自己最大的威胁,尤格萨隆几乎把所有的精神冲击送给大矮子。

    “救命”泰兰德这一次是真的慌了。

    信我,不会有谁愿意跑到鲨鱼嘴里被咀嚼的,更别说在此之上的古神。

    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只见麦当肯一手一个,将刚刚爆了机甲跳出驾驶舱的【君臣天涯】和【君沐齐】给丢进尤格萨隆的大嘴巴里……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宝宝我放进去就不疼了视频 腿张大点就不疼了播放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