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宿主被满的日常小说网盘 蛇尾巴进到里面了TXT

2021-12-30 14:40

  前后场配合,下午场的演出准时开始。

  许是烤鸭起了作用,许是风气在慢慢板正。

  打攒开场,上台的演员力气便卖得足。

  同时,台下的氛围,也跟着见涨。

  其实算起底蕴来,整个相声江湖,确实没谁比得过德芸社。

  只要一众老少爷们齐心合力,还是能够出些效果的。

  就像后来的八月风波,既伤了元气,也剔除了杂质。

  事件过后,整个班子重聚人心,再无第二个声音,几年沉淀,终于一路高歌猛进。

  看着小师叔又盯着前场在愣神,李青自觉的做好份内事。

  其实他不知道,胡炎心里已经有了掀动小园子的主意。

  而且这次的效果,只怕会来得比湖广会馆还要强烈。

  所以胡炎不是在愣神,而是在把点全场,琢磨细节。

  时间缓缓,演出越推越后。

  上场口的胡炎和李青离开片刻,再回来时,已然皂色大褂着身。

  这是快到他们上场攒底了。

  胡炎也终于收回心思,不再琢磨其他。

  因为甭管怎么样,小园子的底还得靠他和李青来托住,就像郭德刚托住整个德芸社的底一样。

  这是基石。

  不时,倒二结束,主持人上场。

  “……下面请欣赏相声《托妻献子》,表演者:胡炎、李青……!”

  听到节目名字,李青突然扭头看着胡炎,也不说话。

  “怎么啦?”胡炎笑问道。

  李青再看几秒,这才摇头道:“没有,挺好的!”

  “是啊,挺好的。”胡炎也跟着点头。

  话没说透,好似尽在不言中。

  主持人串完词,俩人相跟登台亮相,台下的掌声顿时热烈了几分。

  胡炎知道,这掌声是送给李青的。

  这家伙在园子里这么些年,大蔓儿算不了,小角儿顶了天。

  甚至当初郭德刚让他给何芸伟量活儿,八成存得也是这个心思。

  由此也可知,其实他在心目中,其实何芸伟比曹芸金的份量更足。

  奈何天意弄人,最后伤得也更深。

  台下掌声持续,俩人几步来到场中,鞠躬行礼。

  人有人形,兽有兽样。

  胡炎跟李青往台上一站,同孙悦搭档时的感觉也不同。

  胡、孙组合,那就是胖瘦组合,直接在形象上便占了便宜。

  可胡、李组合没有这个便宜可占。

  尽管胡炎比李青稍微壮一点,但依然属于瘦高个。

  俩人身形相似,服饰相同,乍一看,没太大区别。

  但也正是如此,直接让他们占到了一个更大的便宜。

  观众是不可能不看演员的。

  既然别的地方没什么可看,那看哪里?

  脸!

  刚好李青的怪异,和胡炎的端正,又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所以观众会不自觉得便将全部心神,聚焦在他俩的脸上。

  这也正是传统相声演员,最希望观众进入的状态。

  因为活儿在嘴上,在面部表情上,你多看一眼别的地方,都是分神,都会影响演出的效果。

  比如孙悦在台上,观众一看他的大肚子,就会忍不住猜测他家的床,是不是纯钢筋打造的?

  木头床的话,那得多少条腿,才能撑起这个大胖子?

  或许他在家里是直接睡地板的。

  思维一发散,逗哏说了什么,自然就没注意听了。

  当然事无完美,相声演员能有自己的特点,便已是极大的优势。

  而这也只是外形的天然条件,真正考验能耐的还得回到手艺上。

  胡炎和李青起身站定,俩人便好似钉在台上,稳若黄山不倒松。

  谷/span谁也没说话,就这么一脸微笑看着台下。

  观众一瞧,动静自觉的减弱。

  胡炎笑道:“谢谢,谢谢大家热情的掌声,头一回站在广德楼的舞台上,大伙都不认识我们,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

  话没说完,台下突然有男声接茬:“胡啪啪!”

  声音来得突然,而且很响亮。

  观众纷纷一愣,胡啪啪,什么意思?

  胡炎自己也一愣,朝台下看去,只见对方是一个年轻小伙,应该是大学生。

  即便被全场瞩目,小伙也半点不怵。

  有这好事儿送上门来,他哪里肯放过?

  胡炎笑问道:“兄弟,您在津城看过我的演出?”

  谁料小伙摇头:“没有,网上看的!”

  胡炎心里顿时高兴了,这怎么着得算是粉丝吧?

  他摇头打趣道:“兄弟,您可不纯洁啊,那么多包袱,就只记住这一个?”

  新观众依然不解,这俩人在说什么?

  小伙子正是爱玩的年纪,笑道:“哈哈哈,啪啪啪,为爱鼓掌,这太经典了,我很喜欢。”

  脑子反应快的观众,顿时恍然大悟。

  啪啪啪,为爱鼓掌?

  妈呀,这也太形象了吧?

  明白过味来的人,开始跟着笑出声来。

  可胡炎一听,顿时紧张得直摆手:“兄弟,您放过我吧,咱俩可都是男的,您喜欢啪啪啪,找姑娘去,不过别耍流氓。”

  “去你的,我有女朋友啦!”小伙子愣愣的回捧一句。

  胡炎抬手擦汗,松了一口气:“还好,差点没把我吓死。”

  “哈哈哈~~”

  全场观众顿时都乐了。

  这就是跟观众多互动的效果。

  活儿瓷不瓷实不重要,关键大伙能从中找到参与感。

  胡炎扭头跟李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欣慰。

  意外的助攻,不错。

  不时,胡炎继续道:“我不叫胡啪啪,这名字是……”

  “您的乳名!”话说一半,李青悠悠的接了一句。

  胡炎眼前一亮。

  对嘛,这才是高手接包袱,该有的样子!

  当然,包袱不能就此搁下,那样太可惜了,得继续往下翻。

  胡炎满脸无语的看看李青,再看看台下小伙。

  最后憋屈道:“你们,你们不能这样,我才二十三岁,这名声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娶媳妇?”

  “没事儿,只要您肾好就成。”李青跟着继续抖。

  胡炎再来,脱口而出道:“肾好的那是驴鞭,呸,是于慊。”

  “嚯,合着您肾不好呀?”李青紧跟其上,惊讶道。

  “我,我……”胡炎顿时语塞,“我还没试过呢!”

  “那您找于慊干嘛,他是公驴,您该找母驴才对。”李青笑道。

  “演出结束,鞠躬下台!”

  胡炎真的朝观众鞠躬,转身要走,李青赶忙拉住。

  台下的观众,早不知道乐成什么样了。

  扫视全场的胡炎,没忘记偷摸着朝李青竖起了大拇指。

  何芸伟走得是纯老活儿的路子,这也导致作为捧哏的李青,只能稳稳的兜好底。

  可胡炎自己不是呀,亦正亦邪,临场砸挂,活路不知道宽了多少倍。

  所以也就要求李青,必须跟着作出调整。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孔芸龙脑子一转,赶紧点头道:“没错,师爷您说的对,这不是好东西,我现在就把它扔得远远的。”

  说完,趁着烧饼愣神的工夫,一把抢过盒子,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后台。

  烧饼心里一叹,唉,好好的鸭屁股就这么没了。

  无奈,只能走过来,跟着大家一起吃没滋没味的鸭肉!

  不过,胡炎却一直看着门口,微微摇头。

  好言难劝该死鬼。

  孔老楞要是这么容易听劝,也不至于成现在这样。

  当下不再纠结,招呼众人吃烤鸭。

  逗乐是相声演员吃饭的手艺,在他有心勾搭之下,全场笑声不断,氛围越来越松快。

  大家突然发现,新来的小师爷,人不错啊。

  有说有笑,也不摆大辈的谱儿,这不是挺好的么?

  当然,里头有多少刻意的迎合,那就见仁见智了。

  总之,这一顿饭,大家吃得很开心。

  终于,半小时不到,桌面席卷一空,众人也都吃饱喝足。

  收拾的活儿,有打杂的小学徒干。

  其他登台演员,擦干抹净,又继续忙碌。

  胡炎吃得不多,早就饱了,这时也跟着起身。

  只是左右一扫,当即愣神。

  孔芸龙呢?

  这半天工夫,鸭屁股还没吃完?

  别是在外面吃东西,吃出什么毛病来了吧?

  胡炎背着手,悠悠踱步,想着去门外看看。

  不时,出门来到后巷。

  只是他一瞧,心中有些意外。

  因为此刻的后巷,不只孔芸龙,突然多出来一个人。

  俩人站在远处的巷口,不知道在聊着些什么?

  胡炎仔细一看,发现另一个人,个子挺高,至少多出孔芸龙半个头。

  下身牛仔裤,上身黄色外套,看打扮也是个年轻人。

  只是他低着头跟孔芸龙说话,头上也被连衣的帽子严严实实的盖住,看不清模样。

  不过,俩人之间的动作很熟,胡炎知道这是孔老楞的朋友来了。

  人没事就好,小辈交朋友什么的,他可没工夫管,自己又不是他爹。

  胡炎没了兴致,刚要转身回后台,却突然看到孔芸龙从兜里掏出一叠钱,递给了对方。

  年轻人也没客气,接过钱,抬手在一拍孔老楞的肩膀,转身离开。

  同时,在转身之际,随意往后门这边扫了一眼。

  就这一下工夫,胡炎大概看清了对方的脸,眉头当即一皱。

  是他。

  是他吗?

  扭头的孔芸龙,刚好看到门口站着的小师爷。

  吓得他不敢抬头,赶紧抬袖子擦嘴上的油。

  等孔芸龙来到胡炎跟前,嘴上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

  看到小师爷依然在皱眉头,他露出了自己极具欺骗性的憨笑。

  这招儿,在师父那儿不管用。

  在师父跟前,得靠机灵,得靠手艺才好说话。

  但在师娘那儿,屁手艺,靠感情才好使。

  而自己这一招儿,就非常好使,让师娘疼自己疼得不行。

  所以如今面对新大佬,他想试试跟师爷这儿好不好使?

  “嘿嘿,师爷,外头风大,您怎么出来了呢?”

  胡炎无视他的表情,指着远处年轻人的背影问道:“那是谁?”

  孔芸龙扭头一瞧,笑道:“我朋友,最近手头有点紧,找我救救急。”

  谷/span“噢!”胡炎点头,又突然问道,“礼拜一,你有安排没?”

  “有!”孔芸龙直接点头,可再一瞧小师爷意味深长的眼神,赶紧摇头,“也可以没有,对,我没事儿,原打算在家睡觉来着。”

  胡炎满意的笑道:“没事儿就好,礼拜一跟我走吧。”

  “去哪儿?”孔芸龙反问道。

  胡炎一愣,摇头笑道:“我也不知道,就当是陪我逛街吧。”

  孔芸龙:“……”

  不是吧?

  陪师娘逛了那么多年街不够,如今还要陪小老头逛街?

  以后娶媳妇,还得陪媳妇逛街?

  这日子就离不开逛街了吗,干脆死街面上得了。

  当然,轮到明面上,他乐得跟朵菊花似的。

  “好的,师爷,我最爱逛街了。”

  胡炎点头:“嗯,早上你到这里来等我,稳当点,别出意外。”

  “得嘞,您放心,我从不……偶尔,嘿嘿,偶尔出点意外,不碍事儿,都是小意外!”

  胡炎扫了他一眼,竟然无话可接,旋即转身回后台。

  没办法,再好的手艺,也比不过这家伙的脸皮厚。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唉,孔芸龙算是练出来了。

  胡炎来到上场口,坐着喝茶的李青,直接站起来。

  “师叔,前后都齐备了。”

  “好,坐!”

  胡炎坐下,李青又递过来一张纸。

  “师叔,园子里的排演表,我初拟了一份,您瞧瞧合不全适。”
系统宿主被满的日常小说网盘 蛇尾巴进到里面了TXT
  “这么快?”胡炎一愣。

  李青笑道:“我在班子里的时间久,人头熟,排起来自然就快。”

  胡炎点头接过来,仔细推敲。

  李青解释道:“烧饼和史老师溜活儿,两天工夫足够了,明天就能上,孔芸龙和李芸杰多一天,后天能上,小冯一组也是后天,我跟您这两天一天两场,尽快把招牌立起来……”

  他边说,胡炎边琢磨,最后发现自己挑不出半点毛病。

  这家伙绝对是一个好管家,考虑问题太周全了。

  甚至他感觉,如果郭德刚能够早点收服李青的心,有他辅助,如今德芸社的局面,只怕还要更好一些。

  当然,这世上没有如果。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相当的微妙。

  有时合了拍,瞧对了眼儿,怎么着都融洽。

  有时想法不同,如鲠在喉,再怎么努力都白搭。

  总之,很难说得清楚。

  如今这样也挺好,并不算晚。

  “成,按你的来,报上去吧。”胡炎将排演表还给李青,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哦,对了,拆了小冯,于老师那里不会有想法吧?”

  李青稍一琢磨,摇头道:“应该不会,我给郭老师打完电话后,还单独给他打过电话解释,聊得挺好。”

  果然,很多事情不用自己交待,他都自己找补齐了。

  胡炎点头笑道:“好,你办事有章法,我放心。”

  处理完杂事,俩人继续溜活儿。

  今天这一场,很重要。

  既是俩人在广德楼的首秀,也是正式搭档后的第一场。

  意义不同。

  而且广德楼园子里,缺底角儿的时间,已经太长了。

  这不但影响观众的情绪,同样对于后台其他演员来说,也是很打击土气的事情。

  就跟家里没有大人的小孩儿,在小伙伴面前,永远没有底气。

  所以,无论如何,得好好整!
  他调整了。

  而且调整的速度之快,超出了胡炎的预期。

  机会一来,他便借机一路往下翻,而李青同样极速反应,接得又准又稳。

  当然,胡炎不知道,同样的心情,又何止他一个?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半夜起来发现公婆在搞事情 说你被多少人搞过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