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命渣女集邮史(NP)女强 锁愫(民国 H)

2021-12-30 15:00

  真正的富贵不是烈火油烹,团花似锦,而是细水长流。

  这是许多人不理解的,就像没有慧根的人不理解长生一样,追求极致的富贵,往往会过刚易折,落入“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圈套。

  华夏的历史足够长。

  足以告诉后来人什么才是真正的富贵,如上古圣王留下的血脉,一直到东周列国形成的封建贵族,可以说是源远流长了吧?

  这些贵族经历了大秦的郡县制依旧没有消失,他们成了世家门阀,发展到极限的时候,是晋朝的五姓七望。

  或许,在那个时候,人们会以为这样的富贵能永恒下去。

  直到……五代十国。

  全天下如同砧板一样,剁了个稀巴烂,全无尊卑之念,引用《后唐书》一句话可以概括:兵骄则逐帅,帅强则叛上。

  藩镇造皇帝的反,将军造节度使的反,营将造将军的反,千将造营将的反,百将造千将的反,什将造百将的反,小兵造伍长的反……

  那是真正的乱世,有兵就是草头王。

  全天下所有人都野心勃勃的向上爬,管你什么名门贵族,有威胁就灭了,管你服不服。

  就这样。

  昔日的门阀世家,在五代十国几乎全被搅碎,留给后周的,哦不,留给大宋的,其实是一个极好的时代。

  正因为门阀没了,才有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

  奈何大宋不争气。

  当然,那些都是其他的问题了,关键在于,经历过五代十国的乱世,让人们知道,世家门阀的路子,并不保险,富贵无法持久流传。

  再加上经历蒙古南下,神州陆沉,又有大明恢复中华。

  每一次乱世的洗牌,都让那些世家豪族七零八碎,沧海桑田的异变过后,如今还有什么是剩下的呢?定睛一看,不过两家而已。

  南张北孔。

  所以,有眼界的人这才明白,原来,南张北孔,才是真正的富贵啊……

  王源之表明心意,张执象对于他的魄力深深震撼,他觉得前世那些财富榜上的富豪相比于王家这种商人来说,太Low了。

  不,有没有可能,王家他们才是商人,而那些富豪……只是买办呢?

  毕竟先生说过:你太高看他们了,他们懂什么是资本主义?最多倒退回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资本主义是靠侵略和掠夺别的国家而积累资产的,他们敢侵略谁呀?不被侵略就阿弥陀佛喽。

  而大明的这些商人,与资本家好像又有些差别……

  “王叔高义!”

  张执象朝王源之施了一礼,不论王源之是出于什么目的,他都的确是在做利国利民的好事,张执象没必要因为“初心不纯”这种东西就将朋友往外推。

  先生说过,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

  王源之笑了笑,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作为王阳明的忘年交,王源之如何不知道唯有致良知才能致良知。

  他自己动机不纯,是不可能“开万世之太平,天下为公”的。

  这件事只有张执象这样的人才能做到。

  “说说登闻鼓吧。”

  “没有关公像镇压,登闻鼓还会继续显灵,背后就必有冤屈。崔文要以此来给南京朝廷施压,甚至通过登闻鼓制造的恐惧逼迫南京这边毁掉登闻鼓,好彻底发难。”

  “而南京这边,杨廷和那只老狐狸可不会善罢甘休。”

  “他恐怕会借力打力,你说有冤屈,那便鸣冤好了,要不了多久,南京刑部就会发函,要求彻查此案,还天下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这个时候,冤屈指向谁最好呢……”

  张执象惊道:“崔文?他们要倒打一耙?”

  王源之摇头,说道:“崔文不过是一个辞官还乡的‘民’而已,他现在是江湖中的暗子,固然是嘉靖在江南众多棋子中最重要的一颗,但却缺乏足够的影响力。”

  “冤屈最好的指向应该是——宗室。”

  “毕竟我们的万岁爷是以藩王入主,这些年为了正统性,搞了大礼议,打击宗室,才是逼迫嘉靖的最好办法,登闻鼓甚至可以用来借用太祖的名义,从而推翻大礼议,让嘉靖彻底沦为傀儡。”

  “嘉靖三年的告老还乡,我们的这位首辅大人,其实是憋着火的。”

  王源之太了解嘉靖跟杨廷和的恩怨了。

  也了解这位权倾天下十二年的首辅,终日打雁却叫雁啄了眼的憋屈,嘉靖是他亲手挑选的傀儡,他却被傀儡驱离了中枢,哪怕是他主动以退为进,可这对杨廷和来说,依旧是一种屈辱。

  他是必须要洗刷的。

  “那我们今日查了卷宗,一副要监督应天府衙门办案的样子,到时候岂不是成了杨廷和的助力?”张执象顿时反应了过来。

  心中有些凛冽。

  杨廷和反手之间就让他们为他所用,现在醒悟了,却也不好退出了,否则会引起怀疑……

  “无妨。”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杨廷和对宗室动手,未免不是一个机会,大明朝的宗室,的确有点尾大不掉了……”

  未来嘉靖八年的时候,宗室人口清查是8203人,如今是嘉靖六年,宗室那边8000人是有的,按照朱元璋定下来的祖制。

  自亲王开始,都是嫡长子世袭罔替,其余子女都削级分封。

  依次为亲王、郡王、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奉国将军、镇国中尉、辅国中尉、奉国中尉。

  即便是最低级的奉国中尉,封爵时的土地不说,每年也能领取200石粮食作为俸禄,国朝每年在供给宗室上就要花费至少四百万石粮食。

  须知,在嘉靖年间的田赋,实物也不过才两千五百万石左右……

  算上宗室需要赐封的田产,宗室占了财政开支的20%,就这,还是嘉靖六年的情况,等到明末……那简直惨不忍睹。
  张执象返回桂园,王绛阙与父亲说过事情经过后,王源之便派人送了请帖给徐鹏举,邀请这位魏国公吃晚饭。

  安排好后,王源之才向张执象问道:“这个局里面,你想保存登闻鼓,待以后时机成熟,再送至京师,对吧?”

  “嗯……”

  张执象底气不太足,人世间的道德依靠一件“法宝”维持,其实也很荒谬,他冷静下来后,也想明白了,这种虚假的“德”,在法宝失灵后,只会迎来更强烈的反弹。

  治国理政,就仿佛修行一样,是不能依赖外物的。

  但天底下那么多冤屈,又有几个青天呢?能用登闻鼓还黎民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张执象觉得登闻鼓还是应该用。至于怎么用另说,但一定得有。

  就像核武器一样。

  我可以不用,但我得有。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善医者无汲汲之名。登闻鼓何须用来平天下不平事?它只需保证道德底线便可,其效堪称国之神器。”

  “荀子曰: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神器如何用,自然是由人来定夺,祭告皇天后土,敕封定文,当足以规束神器,为治世而用。”

  “只要用法得当,何须担忧神器失位,天下混乱?”

  “所以。”

  “登闻鼓不但要保下,还必须想办法送至京师。”

  王源之说的很认真。

  如果说在狮头镇见到邪崇,张执象召唤灵官老爷,已经让他对新时代开了眼界,那么登闻鼓的出现,就彻底让王源之信服,时代已经变了。

  新力量的出现让王源之看到了解决大明朝问题的可能性。

  不依赖外物,却可以适度的使用工具,借助好用的工具,以人来做事,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也是登闻鼓该有的作用。

  王源之的逻辑让张执象理顺了思路。

  对啊,物是死的,人才是活的,不能因为会产生依赖性就否定登闻鼓的价值,它的确是一件有利于天下治理的神器。

  “我们能想到登闻鼓的作用,他们会不会想到?”

  不论是让登闻鼓变成道德底线的规范,还是除尽天下冤屈,那些人都不会答应的,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底线……

  但凡他们意识到时代已经变了,怪力真的开始乱神了,他们绝对会毁掉登闻鼓的。

  “暂且不会。”

  “春江水暖鸭先知,你是鸭,我们,他们,都是人,是会后知后觉的。”

  “但我们也要尽快将事情解决,世界上聪明人可不少,特别是杨廷和,那老狐狸估计很快就会琢磨到这个端倪。”

  “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王源之想着怎么才好破局,张执象却在想另一件事,他看着王源之,犹豫了下,还是施了一礼,说道:“唐突冒昧,但小侄还是有个问题,不吐不快。”

  王源之能猜出张执象要问什么,只是笑道:“尽说无妨。”

  “是。”

  “小侄想问……王家跟他们,不应该才是一伙的吗?”

  王源之笑了,笑得很开心,他其实很满意张执象这份坚定,没错,哪怕他们王家一路来都在帮他,可道理上说不通,那就是有问题,就是要警惕。

  能够坚持这样看待万事万物,才不会被迷惑,才能看到本质真相。

  这才是智慧啊。

  “绛儿,给他讲讲什么是财富。”王源之没有直接跟张执象解释,并非是看不起张执象,而是告诉张执象这个道理,他们王家哪怕是小女儿都懂!

  王绛阙平静无比的说道:“财富者,唯名与力。”

  “昔田氏代齐,以田氏之食邑分齐国公族,得公族之心,以田氏之米粮分鳏寡孤独之人,得国民之心,又以大斗借贷,小斗收债,让齐国之民归之如流。”

  “田氏以十二代人经营养望,得‘仁’之名以代齐,此其富也。”

  “昔陶朱公三散其财,复起千金,其富在力而非幸也。”

  “陶朱公能操计然之术以治产,根据时节、气候、民情、风俗等,人弃我取、人取我予,顺其自然、待机而动。”

  “如何能算,如何能步步先?”

  “一年是旱是涝,是刀兵,是安平,陶朱公能以易数算之,料物于先,这便是力。”

  “经商之道,行之有效,后世能学,也是力。”

  “昔秦国之虎狼之师囊括四海,吞并诸侯,这同样是力。”

  “唯名与力真财富,能富有四海。”

  “金银,不过是财富的附庸而已。”

  张执象听明白了,华夏人的天下观不仅仅刻在文人士大夫的脑海中,连商人的脑海中也刻下了,如王家做生意已经不满足货币的获取了,他们的野心更大。

  田氏花了十二代人的时间来贩卖仁义,赚取名声,最后取代了齐国。

  王家同样不介意散尽家财来赚取名与力,也愿意为天下人去创造盛世,但盛世是他们奇货可居的货物,他们卖予天下人,自然要获得相应的回报。

  这个回报是……大明?

  “你们要造反?”

  张执象把握住了关键,王源之却没有什么忌讳的样子,他转了下烟杆,说道:“历朝历代,唯大明得国最正。”
改命渣女集邮史(NP)女强 锁愫(民国 H)
  “所以这大明朝上上下下,无数聪明人玩着自己的,吃着大明的,大明也没垮,也没谁明目张胆的扯旗造反。”

  “就算扯旗,也是宁王那种老朱家的旗帜。”

  “在大明,田氏代齐是行不通的。”

  “因而我们无法让士绅和百姓成为买主,来买这个国。”

  “奇货可居,那也得有买主才行,既然不买国,那普天之下,能够当买主的……唯有皇位上那位万岁爷了。”

  “就是不知,卖一个盛世给皇上,皇上能开出什么价来。”

  张执象算是看到了王家的野心和气魄,这是商人有钱之后对钱不感兴趣,本质上兴趣已经转移到了权力上吗?像,又不太像。

  因为就算是权力,王家好像也能轻松放弃。

  因为力的本质从来就不是权……权是力,力却不是权。

  但,皇上作为买家,能够支付的,必然是权,王家是要什么?

  “王与马,共天下?”

  张执象低声呢喃了句,这是指晋朝的时候,琅琊王氏强大到能够与司马氏共治天下的程度,可以视作门阀的巅峰状态。

  然而,王源之只是淡然一笑,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他含笑问道:“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琅琊王氏,如今安在哉?”

  皇帝能支付的不仅是权,还有名。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他王家要的,是天子将天下之权让渡于“公”的功绩!此后天下一千年,两千年,千万年,只要世界还在这副框架之下,王家就能“与国同寿”!

  这是南张北孔做的事。

  也是王源之想做的事!
  朱元璋定下的这个宗室之法就有问题。

  那些宗室什么都不用做,死劲的生娃就可以了,生个百万人,再庞大的帝国都能拖垮……

  所以,宗室的问题必须解决。

  这件事是嘉靖自己做不来的,正好杨廷和下手了,自然要借一借杨廷和的力了……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系统宿主被满的日常小说网盘 蛇尾巴进到里面了TXT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