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100%裸体无遮挡 女美美女脱了裤衩后打开双腿

2021-12-31 13:44

    堂中就坐者,皆是心向公子成双的卿大夫,被国老招至司徒府,都不约而同带了甲兵门客,做好了护卫成双袭爵的准备,见司宫韩交宣诏,满以为是由成双嗣爵,谁能想到,念出来的竟然是庆予?

    就在令人窒息的寂静中,忽然有人高呼:“绝无可能!韩司宫念错了!”

    韩交微笑着重申:“承嗣者庆予,没有错。嵇尹有何疑问?”

    高呼者正是卜尹嵇成,他道:“成双公子为兄,长庆予公子十五岁,行事稳重、为人厚德,向受群臣拥戴,正是国之良君,君上不选长兄而选其弟,这是什么道理?”

    韩交问:“嵇尹是在质疑先君的决定?亦或疑交?”

    嵇成道:“不敢,但先君重疾,临终前心神迷丧,或受凌迫,亦未可知。”

    韩交道:“庆予公子入宫,先君亲笔手诏,颁赐印绶,叮咛嘱托,委以重责,殷殷期冀。交侍奉当场,闻之落泪,感之肺腑。有交为证,嵇尹还是不信么?”

    嵇成道:“就算如此,非众大夫所愿,有违国人之意,此乃乱命,臣不奉诏!”
美女100%裸体无遮挡 女美美女脱了裤衩后打开双腿
    韩交轻叹一声,望向庸子夫,庸子夫上前几步,来到嵇成面前,问:“去岁,风闻嵇大夫卜得一卦,言称君上将逝于春,大公子承嗣其爵?”

    嵇成梗着脖子道:“不错!嵇某所卜,向无遗漏”

    吴升在旁听得恍然,难怪公子庆予正位后,想要自己出任的第一个职司,便是卜尹,原来是这家伙胡乱卜卦,要捧成双上位。若是再任其胡言乱语,恐有蛊惑他人之忧。

    正要摔杯,忽见寒光一闪,庸老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根铁拐,铁拐猛击嵇成头顶,嵇成压根儿没有想到庸子夫会向他动手,连反应都来不及,就被铁拐击在头顶。铁拐绽放出一片金光,金光中有红的、白的、黄的各种不忍直视之物,整个脑袋都被打得变形,完全认不出是嵇成。

    嵇成尸首扑倒在地,当场气绝。

    庸子夫铁拐拄地,淡淡道:“卜卦大错,此为失责,留你何用?”

    这一手杀伐,震惊全场,谁也没想到刚转化过来的庸子夫会对嵇成下此狠手,吴升也同样没有想到,呆了呆,暗道这老头好狠。

    只见庸子夫环顾当场,道:“我等原以为先君会择大公子承嗣,如今看来,我等都错了。但既然先君作出了选择,老夫唯奉诏而已,诸位大夫以为如何?”

    沉默少时,工尹首先向着持诏的韩交拜倒:“臣奉诏!”

    接着是乐尹、监马尹、司仪、左右郎,尽皆拜倒,恭奉诏书。

    消息放了出去,外间中庭处,嵇成带来的六位门客便有处置,庸直进来禀告:“嵇大夫门客中,宣光、宣仪兄弟自刎,余者被拘押于堂下,听候处置。”

    庸子夫叹道:“上庸宣氏,无后矣!”又向众大夫介绍:“丹师申五,有大功于社稷,已受君上征辟,拜为客卿。”

    吴升含笑上前,与众大夫再次见礼,这一回,大夫们对他的态度就恭敬多了,不敢趺坐,尽皆起身相见。

    庸子夫问:“申大夫,该当如何行止,还请定夺。”

    吴升道:“耽搁了太多时辰,不能再拖了,请各位大夫随某一道平贼,可乎?”

    众人都道:“唯申大夫、庸国老马首是瞻”。

    经过这一场,吴升这边已经汇合了上百名修士,力量极为强大,此时再打炼神境的司空、司徒和典令,就再也不怕了。

    大队人马直扑成双府邸,这边,元司马已经拖来了一驾战车和一具石炮,准备强破内宅法阵。

    吴升带来大队强援,攻方声势立刻就大涨了起来。

    以庸子夫为首的卿大夫们到来,对内宅中的士气打击是巨大的,尤其是司宫韩交的露面,就连司空卢芳也忍不住,站在内宅院墙上向这边眺望。

    韩交是奉令前来帮忙的,当即来到墙下,将先君传嗣一事再次告知卢芳。卢芳听罢默然片刻,喊道:“先君之命,恐为乱命,我等奉成双公子,是为国人之君,而非先君之君,故不敢奉诏。”

    韩交叹道:“卢司空,何苦如此,非要祸及全族么?”

    卢芳道:“司宫,芳提议,暂且休战,此事重大,须得与大公子和钟司徒商议。”

    韩交回来,将卢芳的意见告知,不用吴升开口,庸子夫有些恼了:“国人之君?国人何时同意了?问过老夫么?韩司宫,可否请君上出宫,老夫让卢芳看看,什么是国人之君!”

    正说时,庆予却不请自来了,众人忙向庆予见了君臣之礼,庆予问:“两位上卿还在保成双么?”

    元司马道:“攻城重器已备,只待君上令下,便可破此顽逆!”

    庆予道:“毕竟是寡人胞兄,又有重臣、国士多人,若是能予保全,寡人便不愧于先君了。”

    上位之前不会考虑这个问题,上位之后,庆予就要尽量保住尽可能多的有生力量,否则连死多名重臣及其麾下大批门下士,作为新君来说,损失太过惨重。

    换句话说,坐上君侯之位,他已将这些力量视为自己的了。

    庸子夫禀道:“刚才卢芳曾言,所奉为国人之君,故不受先君之诏,既如此,臣请开外朝,致万民,让他们知道国人向背,知道究竟谁才是国人之君,到时自可幡然悔悟。”

    庆予犹豫:“会不会太早了?”

    开外朝、致万民,就是向国人询政,上至天子,下至诸侯,凡遇兵危、迁国、立君之类大事不决时,往往开外朝、致万民以询大政。这是最后的解决手段,国人向背一出,就是最后的结果,别说卿大夫,国君都不能违背包括下台。

    庆予刚接位,说实话,他对开外朝有些心虚,并无万全把握。如果放在一天前,他毫无畏惧,甚至会满心期待的力促此议,但此刻传位诏书已经拿到手、成双及核心党羽已被围困的情况下,反而不踏实了。
    庸子夫的誓言,并无心誓文书之类的符法佐证,但此非个人之誓,乃为公誓,是他以国老这个身份对主君的选择,代表的是大庸国人,实际“代表”能力不论,名义上的“代表”性却合法,从这一刻起,北坊旬仲等六位甲长领头的巡城宵禁行动,便合法了。

    因此,庸子夫这个誓言不可能违背,否则国人就会赶他下台,国君都保不住他。

    不管他是否诚心诚意,有此一誓,便可用之。

    吴升当即下令停了法阵,将庸子夫一行放了出来:“庸老,多有得罪!申某愿受庸老之责。”

    庸子夫长叹一声,黯然无语。

    吴升吩咐:“将诸位高士解开。”

    让他们于阵中互绑,其实拘束之效几乎为零,都是修士,轻松一挣即可解脱出来,真正意义在于让他们表明姿态投降的姿态,有了这一遭,只要不是逼迫过狠,都很难再有心气儿反抗。

    吴升要集合一切能集合的力量,当然不会逼迫过甚。因此,就连最刺头的庸义也没再反抗。

    但庸义也不愿违背自己秉持的信念,向着庸子夫磕了个头,激愤道:“多承国老抬爱多年,义请辞!”

    也不管庸子夫如何作答,拔脚就往外走。

    董大拦住他:“想走就走么?”

    庸义转身向吴升道:“今日败了,义认了,从此回家,不理外事。但丹师若想让义效力,可赐一死!”

    吴升叹了口气:“人各有志,勉强不来,你去吧。但若我见你反助成双党羽,你知道后果。”

    庸义拱手:“告辞!”

    见他离去,有国老门客叫道:“庸义,国老是顾惜我等性命,你怎的如此不知好歹?”

    庸义头也不回,大步离开:“我宁死不受此辱!”

    吴升向庸子夫道:“如今小公子接位,有君上亲笔诏书在,此事已成定局,为国计,不可再行拖延,还请国老出面,劝说其余诸卿,入宫拜见新君,不可再自相残杀了。”

    庸子夫神情落寞:“诏书,呵呵,老夫何德何能,可劝诸卿?君上如何了?”

    吴升道:“不瞒国老,君上身体羸弱,传位小公子后,便薨了。”

    庸子夫忽然老泪纵横,嘶声痛哭:“君上……”哭声低沉,有强忍却忍不住之意,这是真哭了。

    庸侯寿元已尽,沉疴缠身,又有楚使申斗克断言过不了春天,所有人都知其生死只在几日之内,但骤闻其逝,如庸子夫这帮老臣,依旧伤心欲绝。

    吴升无法感同身受,却也尽能理解,劝解道:“先君临去时,向君上直抒心意,君上已有振作之志。”

    庸子夫止住悲声,却默然不语,对吴升的安慰不置可否。

    吴升问:“此事并非国老以为的那样,的确是先君传嗣……先君亲笔诏书还能有假?……国老如何才信?”

    庸子夫忍不住了,冷冷道:“司宫韩交。其人忠君至诚,他的话,老夫信,只不要死了才好。”

    吴升笑了,将董大叫过来:“立刻入宫,将韩司宫请来。”

    董大二话不说急奔出府,见此,庸子夫反而惊疑起来,问:“韩交能来?”

    吴升道:“我说的话您老不信,当然只能请他过来当面说清了。只是这一耽搁,又不知有多少人会丧命……”

    庸子夫犹豫道:“你若信得过老夫,老夫可先请诸位大夫至此,但不可阻其携士,待韩司宫到后,若真如你所言,老夫当力劝彼等臣服小公子。”

    吴升笑道:“庸老是国人之老,一口唾沫一颗钉,说出来的话还能有假?”

    当下笔墨伺候,一页页竹简写了出来,由国老门下士挨个取了,前往召集各位卿大夫。人手不够,甚至连庸直和庸老叔都跑了一趟。

    国老是六大上卿之一,在卿大夫中有很强的威望和号召力,又值今夜这种特殊时刻,监马尹、工尹、乐尹、卜尹、司仪、左右郎等,各率门客纷纷赶到,司徒府中立刻拥挤热闹起来。

    在司徒府中不见钟司徒,反而是上庸城有名的丹师、风口浪尖上的庸仁堂主人、公子庆予门下士申五在热情迎接,着实令众大夫惊疑不定,但这位丹师什么都不说,又有庸子夫这位堂堂国老出面背书,众大夫们虽觉诡异,却也没有剑戟相向之意,一个个落座于正堂。

    吴升让冬笋上人将大夫们带来的门客隔绝在中庭,这里是六阳融雪阵的法阵中央,一旦有什么变故,就启动法阵,将这几十人困在阵中。

    庸直、卢夋等人则布置于正堂之外,藏身于正堂前的影墙之后,此名萧墙,最是伏兵的好地方,做好了拿人的准备。

    一切布置妥当,吴升回到正堂,掌中捏着个小酒杯,不去和这帮卿大夫交谈现在也没法谈,只是立于帷幕之侧,打量着他们。

    他先看了看乐尹,也不知这位大夫擅长什么,是否和楚国死鬼昭奢一般喜好鼓琴?

    他又看了看卜尹,这个位置很关键,若非吴升低调辞让,这位大夫怕是挪位了,或许要挪脑袋也不一定。

    也有大夫在偷眼瞄着吴升,窃窃私语中,各种疑问。吴升但凡见到有目光望过来,便回以温暖的微笑,让对方充分感受到阳光灿烂,感受到自己释放的善意。

    都是大庸的骨干柱石,能少杀一个是一个吧。

    但效果似乎不好,这帮大夫反而更是惊疑不定了。

    屏风后传来脚步声,是国老庸子夫和司宫韩交到了,韩交在堂后密室与庸子夫交谈了片刻,让这位上卿重臣终于认清了现实,此刻出现时,脸色木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又或许什么都没想。

    韩交的出现,令卿大夫们群情耸动,尽皆起身,拱手为礼。司宫一介寺人,按说国君死后,就算没有被群臣打倒,至少也没什么影响力了,可韩交却在卿大夫中享有如此高的礼遇,放在列国之中也是少有的,让吴升也必须重新审视他了。

    庸子夫道:“请诸位大夫过府,是为一事,司宫……”

    韩交点了点头,取出诏书,向众大夫道:“君侯已薨,传嗣公子庆予,承袭宗祧。”

    堂上顿时一片寂静。
    万一真出了意外,国人对自己不肯拥戴,去向谁哭?这就是穿上鞋以后对光脚的会产生畏惧的道理。

    因此,庆予询问吴升:“卿何意?”

    吴升同意开外朝:“君侯承嗣,正要广诏国人,赶晚不如赶早,此其一也;成双不服,重臣心疑,国中至今未宁,以民心向背促其归顺,消其疑虑、解其斗志,保国中元气,全君上仁心,此其二也;君侯之名,深孚众望,盼君侯登位者,国人中比比皆是,君侯勿忧,此其三也!”

    庆予思索片刻,终于应承:“开外朝、致万民。”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美女脱得一二净(无内裤)图片 美女露0裸体无档动态图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