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什么时间开放边境口岸?

2021-06-19 20:15

1978年以来,我国口岸发展大体上经历了四个时期。

中国什么时间开放边境口岸?

第一时期:1978——1984年,以试点配套为特征的起步期。

  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对外开放,标志着我国经济结束了长期封闭的状态。我国抓住“亚洲四小龙”产业结构升级、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外二次转移的机遇,通过创办深圳、珠海、汕头和厦门等经济特区,设立经济技术开发区,开放14个沿海口岸等措施,依托我国廉价劳动力资源极为丰富的比较优势,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出口加工业,开始参与国际分工和经济全球化。这一时期配套开放口岸,为改革开放提供了口岸平台,支撑我国度过了经济体制改革最为关键和艰难的起步时期。

第二时期:1985——2002年,以政策引导为特征的扩大期。

  1985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口岸开放的若干规定》(国发〔1985〕113号),对口岸开放和管理做出明确规定,从国家政策层面引导、扩大口岸开放。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标志着我国进入扩大开放时期。我国抓住发达国家资本密集型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中劳动密集型环节向外转移的机遇,以上海浦东开发开放为契机,实施一系列鼓励扩大开放的政策,大力发展出口导向型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口岸开放也由沿海扩大到内陆,有条件的内陆省份陆续开放了航空口岸、内河水运口岸。外资开始大规模流入内地,对外贸易持续增长,贸易结构不断优化,中国经济在国际分工中地位上升,综合国力大为增强,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全面参与经济全球化积累了经验。

第三时期:2003——2007年,以体制性开放为特征的配合期。

  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为标志,我国对外开放从局部政策性开放为主的时期,转向全方位体制性开放为主的时期。这一时期,我国实施沿海地区以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为方向的产业结构升级战略、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西部地区大开发和环渤海地区开发开放战略,形成东、中、西部联动,按产业梯度展开全方位对外开放。在全面参与多哈回合谈判的同时,我国积极参与区域经济合作。这一时期口岸开放核心是配合入世后的产业结构调整,增强国家对口岸配合入世承诺的掌控力,正向意义不仅使我国综合国力大幅度提升,而且促进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为新世纪新阶段全面参与经济全球化奠定了坚实墓础。

第四时期:2008年至今,以全面开放为特征的创新期。

  十七大提出“深化沿海开放,加快内地开放,提升沿边开放”的全面开放策略。东部沿海地区“承外启内”,推动对外开放不断上层次、上质量。内陆地区通过改善投资环境、完善口岸和物流设施、优化政策措施,形成对外开放新优势。沿边地区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加强口岸通道建设,着力提升对外开放的规模与水平。十八大之后,为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我国制订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完善互利共赢、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开放型经济体系。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我国提出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扩大内陆沿边开放,推动内陆同沿海沿边通关协作,促进沿海、内陆、沿边口岸优势互补,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服务于“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长江经济带”等国家战略的实施。口岸在促进我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推动开放朝着优化结构、拓展深度、提高效益方向转变,形成引领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的开放区域,培育带动区域发展的开放高地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前一段的多哈谈判失败是怎么回事?

  世贸组织147个成员2004年8月1日就“多哈回合”的主要议题达成框架协议。框架协议内容涉及农业、非农产品市场准入、服务贸易、贸易便利化和发展等领域。

2001年11月,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世贸组织第四次部长级会议启动了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
  新启动的多边贸易谈判又称“多哈发展议程”,或简称“多哈回合”。该轮谈判确定了8个谈判领域,即农业、非农产品市场准入、服务、知识产权、规则、争端解决、贸易与环境以及贸易和发展问题。

“多哈回合”按计划将在2005年1月1日前结束。但2003年9月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上,由于各成员在农业等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会议无果而终,“多哈回合”谈判陷入僵局。
  今年3月,世贸组织成员的代表在日内瓦就农业问题进行了紧急磋商,尽管各方一致同意要努力推动谈判、争取在年中达成框架协议,但谈判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世贸组织2004年7月16日公布“多哈回合”框架协议草案以后,各方贸易代表在日内瓦经过两周的密集磋商和30日起连续40个小时的昼夜谈判终于达成框架协议。
  在谈判的核心领域——农业的框架协议中,发达成员承诺最终取消出口补贴,大幅度削减国内支持,实质性改进市场准入条件。框架协议达成后,世贸组织成员将在此基础上继续就谈判模式和具体内容进行磋商,以最终完成“多哈回合”谈判。

农业问题是“多哈回合”中最核心的内容之一,是解决其他议题的关键。
  在这一问题上,发达成员和发展中成员、发达成员之间、老成员和新成员之间因利益关系存在分歧,主要表现在农产品关税削减和出口补贴等方面。美国是农产品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国家,极力推动农产品贸易自由化,主张大幅度削减国内支持,乃至取消出口补贴,降低关税并缩小成员间的关税差异。
  而欧盟、瑞士、挪威、日本和韩国等成员因缺乏农业比较优势,试图尽可能维持对农业的高度保护和支持,主张采用乌拉圭模式进行关税减让和削减国内支持,给予成员较大的灵活性,严格规范和削减出口信贷。大部分发展中成员则强调出口竞争方面的严重不平衡以及发展中成员的发展需要,主张关税减让和出口补贴削减相联系,给予发展中成员切实有效的特殊差别待遇政策。
  东欧和新加入成员则强调其面临的特殊困难和加入谈判中所作的广泛承诺,要求给予经济转型成员和新加入成员特殊待遇政策。

目前,在多哈回合谈判中,各方争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削减农业补贴、削减农产品进口关税及降低工业品进口关税等。其中最主要的分歧点还是在农产品保护方面,特别是美国的农业补贴一直都是最尖锐的问题之一。
  在政府高额补贴的鼓励下,美国农民种植农产品的积极性非常高涨,这其中大量的农产品都用于出口,直接打压了国际市场农产品的价格。对于其他一些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农民来说,尽管近几年农产品价格总体维持着上升的趋势,但是由于成本也在大幅度的上升,因此农民并没有得到更多的利益,对于他们来说,来自发达国家的农产品的竞争才是他们生存的主要威胁。
  所以,发展中国家一致致力于让美国放弃高额的农业补贴,只有美国放弃了补贴,粮食价格才能真正地实现由供求关系来主导。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多哈谈判最终还是破裂,谈判破裂主要原因在于美国。谈判后期,虽然欧盟、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巴西和中国六个成员就特殊保障机制争议达成了妥协,但只有美国坚决不肯让步,并试图将这一争议与棉花问题挂钩,直接导致了谈判失败。
  农产品特殊保障机制是指发展中成员可在农产品进口激增的情况下,采取提高关税等特殊保障措施以保护本国农业免受冲击。以印度为代表的发展中成员希望能放宽动用这一机制的底线,以保护本国相对脆弱的农业生产,维护粮食安全,但遭到了美国的反对。

  据估计,多哈回合一旦谈成,不但对当前面临下行风险的世界经济会是一针强心剂,同时每年还可为全球省下1300亿美元的高额关税。
  谈判破裂带来的最直接后果是发达国家对农业的补贴将继续维持,全球的各发展中国家还将继续受到发达国家低价粮食倾销的威胁,这对维持全球的粮食价格稳定都是一个不利因素。而市场原来对本次谈判曾经抱有良好的预期,最初的进程也表明了各国努力的诚意,各成员国在一系列议题都做出了一定的妥协和让步,但最终仍受制于农产品特殊保障机制方面的分歧而破裂。
  这对整个市场的信心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也使得本已承受了巨大平仓压力的农产品雪上加霜,出现了第二轮的跌势。

  总体来看,多哈谈判的破裂对整个农产品市场来说是增加了下行的风险,也使得国际市场农产品贸易不公平竞争现象在几年内还将继续维持。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谭波尔小姐如何帮简·爱洗刷罪名的?
返回顶部小火箭